本篇已獲作者:Wolf 同意授權轉載 ,文章來源:連結在此  本文涉及電影《目擊者》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俺一向認為推理故事是很適合國內電影拍攝的題材──預算相對較低,取景也比較方便,而且情節可以有許多組合,調性也可以有許多變化,容易吸引各種觀眾。

不過,拍攝推理電影也有很硬碰硬必須面對的難處──演員的表演必須有說服力(沒法子只靠長得好看就混過去),敘事的節奏必須掌控得宜(要能揪著觀眾隨著情節緊張驚恐,也得放鬆讓觀眾有思考的餘裕)……這類挑戰在講述任何故事時都得面對,但對推理題材而言,這些部分對成品的影響巨大直接,一處不對,整個故事感覺就不對。

而最核心也最麻煩的部分是:推理電影,得有個很好的劇本。

創作推理故事常見的迷思,是太著重在謎團設計。謎團自然是推理情節的重點,但創作者倘若想好了謎團,然後就把角色塞進情節去製造和解決謎團,就常會出現牽強、不合理的狀況:角色的所作所為全都是為謎團服務,連作者橫空插進來干預的那隻手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這樣是不行的。

謎團是情節的一部分,而情節是透過角色的舉止堆疊出來的。就故事裡的世界而言,創造謎團、推進情節的,都不是創作者,而是角色;除非是後設之類特殊狀況,否則創作者是不會出現在故事裡的。要讓情節能夠合理推展,角色的設定就要適當──包括角色的個性、特長、價值觀與生活背景等等,這些設定會決定角色在面對事件時的態度與反應,產生能夠說服觀眾的情節發展。

說起來,這或許是電影《目擊者》最令俺驚喜的部分。

《目擊者》電影海報之一

一個大雨的夜裡,王逸齊(莊凱勛飾)在山路上目擊一樁肇事逃逸的車禍。九年之後,王逸齊自己遇上車禍,修車時車廠老闆阿吉(鄭志偉飾)告訴王逸齊,他買的這部二手車曾是事故車,只是整修後外行人看不出來。王逸齊透過熟識的警員調查,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車就是九年前在山路上遭到撞擊的車,當時車上的男性駕駛身亡,而坐在副駕駛座的女子則從醫院裡消失。與此同時,王逸齊因故被自己工作的報社裁員,既然暫時沒有工作,他開始追查女子的下落,並發現當年目擊的車禍還有更多內幕……

這是《目擊者》的故事主線。

以推理故事的架構而言,《目擊者》主要謎團是雨夜肇逃車禍的真相,而偵探角色由王逸齊擔任。在推理故事裡,倘若偵探角色本身不是偵探或警務相關人員,那麼大多得要注意一個重點,就是「這個角色為什麼要去查案子?」──現實世界裡,查案這檔事會有專業人員負責,一般人在正常情況下不會自己去做。《目擊者》中,編導甚至藉由當年失蹤、後來被王逸齊找到的女子徐愛婷(柯佳嬿飾)之口,向王逸齊發問,「我一個當事人都不想追究了,你目擊者追什麼?」

在情節裡,徐愛婷問這事合情合理,而俺覺得這也是創作者該注意的一個環節。

編導組合程偉豪、陳昱俐、陳彥齊,利用幾個設定讓觀眾認為王逸齊去查這件事是合理的。首先,王逸齊是個社會線記者,電影一開始就有橋段顯示他追獵新聞的記者特色;其次,王逸齊的二手車就是當年的事故車,這會讓他產生好奇;其三,他剛被裁員,沒別的事要做;其四,追查過程裡,他與徐愛婷的互動(包括徐愛婷向他求救)也成了重要的驅動力量。

從徐愛婷在王逸齊的語音信箱裡留下求救訊息這個橋段,看得出編導的巧思。聽到求救留言時,王逸齊先找上警方,但因沒有其他證據,所以王逸齊沒能依循正常報案管道,而是去向原來熟識的刑警求援,這層關係,在更早的情節裡就已經交待;警方協助縮小了搜索範圍,但並沒有找到徐愛婷,王逸齊後續仍然繼續查訪,則很容易將記者身分、好奇、想救人甚至某種正義感之類,想像成王逸齊的動機。

讓偵探角色具有某種正義感、所以鍥而不捨,是常見的設計;但俺在看這段的時候,覺得還是所欠缺──王逸齊在先前劇情裡顯露的不是強烈的正義感,而是狗仔隊的嗜血性格,加上追查過程中他已經遇險受傷,理應不至於想隻身涉險。

所幸,編導並沒有忽略這個環節。劇情先揭露王逸齊遇險的真相,再揭露他與九年前事故的更深一層連結──這個連結不但補足了王逸齊的動機,而且也扣回全片主題,相當漂亮。

角色的個性清楚,情節的推展就合理,創作者安排在情節裡的轉折,又能回頭加強角色設定;這類安排得宜的角色設定,在劇中幾個主要角色身上都看得到,《目擊者》的這個部分,表現相當到位。

本片在推理情節當中置入的關鍵是「茶」,這也相當有意思。

《目擊者》劇照

王逸齊去警局攀關係時送了茶、和警員們搏感情時喝了茶,追查到徐愛婷老家時,老家的鄰居們也在喝茶──這是十分具有本土特色的表現方式。而因王逸齊是茶農之子,本就懂茶,於是發現徐愛婷老家鄰居們喝的茶價與生活階級差異甚大,又從茶追查到徐愛婷的下落;王逸齊的出身是他因報導查證不足而自己成了新聞焦點時快速提過的,這個預埋的設定,使得後續他喝了一口茶之後馬上有反應的情節言之成理。劇中的關鍵茶種是名為「東方美人」的冠軍茶,此茶俗稱「澎風茶」,也有角色們都沒說出真相的暗示。

導演程偉豪在利用畫面敘事的部分下了不少功夫,許多初看沒什麼問題的鏡頭,在後段劇情出現轉折時重現,就會看出其實代表了另一層含意;此外,從不同角色的說法裡重現事件,產生不同解釋或疑點的設計,表現得也十分精采。這是用影像說故事的創作者應該掌握的重要技巧,也是看電影與讀小說不同的樂趣所在。

《目擊者》並非全無瑕疵。例如邱敬凱(李銘順飾)打赤膊在陽台上抽菸,這個太明顯是為了讓王逸齊看見所做的設計;廖子凡(陳彥允飾)雖死在車上,但警方應會發現他是被勒斃的,如此一來,徐愛婷就成了謀殺關係人,但卻被阿緯(李淳飾)輕易地從醫院帶走,有點說不通;阿吉的死沒有多做解釋,雖然可以產生懸疑感,但就推理故事來看有些缺憾──在電影上映後的相關報導中,程偉豪說明了刪去這個枝節的原因,不過就原初設計而言,仍然有些太過巧合的疑慮。

不過俺認為這些小問題瑕不掩瑜。

因為除了水準之上的角色與情節之外,《目擊者》的片名與劇情有極佳的呼應,而且做到了一件俺認為講故事時非常要緊的事──聚焦主題。

《目擊者》這個名字最直接的對應,是王逸齊目擊肇逃事件的「目擊者」,同時,它也對應到王逸齊的「記者」身分。有趣的是,隨著劇情發展,觀眾會發現,許多主要角色其實都與當初的事件相關,連原來是「目擊者」的王逸齊,都算是其中一名「當事者」。是故,在最後的凶案處理過程裡,警方應允會將王逸齊視為「目擊者」,就不禁讓俺好奇:除了出於自衛而殺死阿緯之外,王逸齊是否還做了別的事?

而英文片名《Who Killed Cock Robin》則用另一個方式回應。〈Who Killed Cock Robin〉是首英文童謠,首次的文字紀錄出現在十八世紀,但應在更早的年代就已出現,而後內容也越加越長。童謠以對答方式構成,先由某個不知名的角色提問:「誰殺了知更鳥?」,得到答安後接著問出「誰見證他的死?」、「誰取走他的血?」、「誰替他掘的墓?」……等等問題,每個問題都有一種動物(大多是鳥類)出面承認回答。

這首童謠的含義有許多不同理論說法,對應到不同歷史或神話事件,但俺認為《目擊者》使用這個名字的原因更直接──由死亡開始的一連串相關事件,並非單與死者或凶手有關,還與許多意料不到的角色互有牽扯。

左起:許瑋寗、程偉豪、莊凱勛

而隱微地將一切收攏的主題,是「錢」。

情欲在事件中也佔了頗重比例,但更要緊的,是金錢。廖子凡等三人當年的綁票案,為的是錢;阿緯的復仇動機之一,是錢;王逸齊以茶追人的起點,是茶價與飲茶者生活階級的落差;而王逸齊最後並沒有「伸張正義」的原因,為的也是以此換取自己更好的前途,說到底,還是錢。

這個主題在王逸齊最後說的冷笑話裡,也隱晦地出現。

飾演王逸齊的莊凱勛和飾演Maggie的許瑋寗,在這個橋段有非常好的小表情和眼神對戲,那個冷笑話於是生出幾層不同的解釋:例如「辛苦與付出高價獲得的結果,核心其實低俗廉價」、「美好的幻想形象,其實內裡粗劣」,或者「真正的恐怖,就是自己參與在故事裡頭」等等。但俺認為編導選擇這個冷笑話的原因,或許可以更簡單地解釋為「當你發現恐怖的根源是『錢』的時候,那才是最恐怖的事。」

好角色、好情節、好畫面加上緊扣主題,《目擊者》是個不錯的推理故事,也是一部水準之上的商業電影。這理應是國內影視可以發展的方向,也是值得觀眾掏錢進戲院的作品。

前提是,說故事的創作者,要做好自己的功課。

對寫作和創作有興趣嗎? 推薦下面這門線上程課,由本編作者Wolf所教授
Writemoo 犢創團:協助你按部就班完成第一個故事!

Writemoo 犢創團